株洲网

首页 > 新闻 > 城市播报 > 正文

进工厂还是送外卖?株洲小伙这么说

“建议鼓励年轻人少送外卖、多进工厂。”近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小康集团董事长张兴海的这条建议冲上了热搜。为什么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愿去工厂?近日,记者就此采访了我市从业者,听听年轻人自己怎么说。

外卖员黄龙:收入差不多,但工厂里更单调更压抑

今年28岁的攸县小伙黄龙,职校肄业就去了广州打工,先后进过电子厂、制衣厂等,2019年回到株洲,做了一段时间装修工学徒后,开始送外卖。

“刚进工厂的时候每个月工资只有三四千,离开的时候涨到了六千多。”黄龙告诉记者,自己现在送外卖,跑得勤快的话一个月能赚7000元左右,收入与工厂差不多。在他看来,送外卖身体上累,但工厂流水线上精神更压抑。

“送外卖不像外界想的那么容易,时间非常紧张,系统会自动规划路线给配送员派单,差评、超时都会扣钱。”最长的时候,黄龙曾一天工作14个小时,忙得连饭都吃不上,但即便如此,他仍然没有考虑过再进工厂。

“除工作之外,不能做点别的事情,上厕所时间稍长都会有人管。”黄龙介绍,在工厂每天只能两点一线,时间一长,感觉自己都与社会脱节了。

文化水平低,学不到技术,是黄龙不愿意去工厂的另一个原因。在电子厂,他做的是最简单的工种——包装产品。“培训几天就能上手,干几年与干几个月没区别,有人说送外卖不长久,其实在工厂,更是吃青春饭。”

现在送外卖,黄龙有空还可以看看手机,跟同行、商家们聊聊天,社交面更广。攒上几年钱,他准备自己开个餐饮店。

工人小威:进工厂有稳定社保,收入更有保障

薪资可观、时间自由等优势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奔向外卖行业,但也有人更看重工厂岗位的长期稳定。黄龙的老乡小威,就已经在广东惠州某手机屏幕制造工厂工作了近10年。

“收入比较稳定,付出同样的劳动,可能工资比送外卖更高。”小威介绍,工厂效益好,加班较多的时候,自己能拿到上万元一个月,更重要的是,厂里每个月都会为自己缴纳社保,而自己认识的不少外卖员,“五险”缴纳不全是常态。

“我准备至少在这里干满15年,达到社保的最低缴费年限。”小威说。

小威所在的工厂,工人还有可能从流水线上升职,成为组长、班长。如果踏实肯干,厂里还可能将其调往技术性较强的岗位进行长期培养,薪资待遇也更高。“如果在这里学会了技术,将来不管去哪都不愁。”小威说。

不过,小威也介绍,与株洲相比,沿海发达地区的工厂薪资待遇更高,社保制度也更加完善。前几年他刚结婚的时候,也准备回老家发展,但转了一圈后发现,如果在株洲,到工厂上班,在缺乏过硬技术的前提下,每个月可能只能赚到三四千元,确实还不如去送外卖。

记者手记

破解工厂用工荒,改变“人设”是关键

宁送外卖不去工厂,是老问题的新表现。应该看到,在选择更加多元的当下,无论年轻人怎么选,都是市场竞争的结果。

要破解工厂用工荒的困境,制造业还需从根本上改变产业工人尤其是低门槛普工的“人设”,让潜在从业者看到:进工厂也能有长远发展,也能创造美好未来。在这一基础上,倘若产业工人还能得到更好的劳动保障,更多的自由空间,这自然会成为不输给“送外卖”的职业选择。

当年轻人能够从工厂的工作中找到足够的价值感和成就感时,吸引力和活力自然就回来了。

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

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

责任编辑:周雪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