株洲网

首页 > 新闻 > 城市播报 > 正文

醴陵烈士纪念馆发现新史料 确认左权姐夫李人干烈士身份

QQ截图20220629101740

▲李人干的《革命烈士证明书》。 受访者供图

QQ截图20220629101753

▲左权、李人干、左君武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近日,醴陵烈士纪念馆有了新发现,确认了左权将军的姐夫李人干的烈士身份。左家一个家族出了2名烈士,为革命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。这一发现为株洲本土党史研究增加了新的可靠史料。

醴陵新增一名进入英名录的革命烈士

“最近我们刚刚确认,左权的姐夫李人干也是我党的革命烈士。”醴陵烈士纪念馆馆长杨云志说,“和民间的概念不一样,我们所讲的烈士有着严格的标准,必须在最新版烈士英名录上有记载,或者有人民政府发的烈士证,能够证明烈士身份的。”

李人干生于1898年,醴陵新阳乡人,出身贫寒,醴陵县立小学堂毕业,初级师范肄业。1923年冬到广州,进入大本营军政部陆军讲武学校学习。1924年秋,该校并入黄埔军校,李人干被编入第六队学习,与左权、蔡申熙等人一起成了黄埔一期的毕业生。此后,他参加了第一、二次东征,历任军校教导第二团排长,东征军副连长。1925年10月13日于惠州战役不幸阵亡,葬于广州的东征阵亡烈士墓,时年28岁。他的名字还被铭刻在黄埔军校旧址门口的第一次北伐战争纪念碑上。

杨云志说:“当时处在国共合作时期,我们只知道李人干参加东征后牺牲,但对他是否加入了共产党一直没有找到确实的资料证据。”

今年4月,有两位研究左权的专家来到醴陵,杨云志请教他们关于李人干的事宜,这才得到了新的线索。此后,杨云志多番辗转查证,终于联系上了李人干的后人,这才看到了他们珍藏在家里的两份证书。一份是1952年11月由毛泽东签发的“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”,一份是1983年由民政部签发的“革命烈士证明书”。

杨云志告诉记者,原来,当年李人干的直系家属都在外地,因此他的烈士身份被当地录入,而作为籍贯所在地的醴陵却并不知情。“过去各地的统计口径不一致,档案资料不互通,所以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都不鲜见,我们一直在努力查证,希望尽可能地补齐。”

一个家族出了3名黄埔毕业生

相关部门目前已确认,左权家族不仅出了左权、李人干两位黄埔毕业生、烈士,左权继子左山的岳父李燮也出自黄埔军校,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各自奔赴国难,救亡图存,演绎了不同的人生。

根据左权之孙、重庆大学教师左北红介绍,李燮是清末进士,受左权影响入读黄埔二期,后任职蒋介石侍从室,负责蒋的出行安全和饮食起居。因左权的原因,西安事变后选择离蒋回家。

此外,左权的表哥李明灏也是一位颇具传奇经历的将军,他早年曾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,给孙中山当过文印秘书,确定选址并参与筹办了黄埔军校。曾接受国际共产主义组织秘密进行的高级情报培训,后直接受周恩来单线领导进行地下工作,给我党传递过重要情报。

“李明灏的情况和李人干有些类似,我们能够确认他为我党提供情报的经历,但是没有找到他入党的可靠证据。确定那个年代从事情报工作的人是不是党员非常困难,我们也一直在查证。”杨云志感叹道,“醴陵在近代出了近300位国共两党将军,其中不乏左权、陈明仁等名将,参与改变了中国近现代史,教育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我们做这些工作,是为了不忘初心,尊重历史,也是为这些革命人士正名,更是为了让党史保持旺盛的生命力,给下一代讲好这些过去的故事。”

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

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

责任编辑:周雪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